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街镇 > 中国东莞清溪镇栏目 > 聚焦清溪 > 热点专题 > 东莞市清溪镇政务公开事项标准目录 > 公共文化服务

莞铜协作 文艺践行 东西部协作首个地域文学作品研讨会在黔举行

来源: 本网 发布时间: 2022-04-19

  微信图片_20220418113504.jpg

        广东东莞·贵州铜仁文艺合作交流项目——林汉筠历史文化散文《岭南读碑记》(中国书籍出版社,2022年1月)研讨会,4月7日在贵州工程职业学院隆重举行。贵州工程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陈健、贵州省德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梁健及有关专家、学者30余人参加了线下研讨,贵州工程职业学院13000多名师生还通过云研讨方式参与活动。

  本次活动由贵州工程职业学院、德江县文联、东莞市作协等举办,为东西部协作莞铜两地联合举办的首个文学作品研讨会。因疫情原因,不能现场参加活动的东莞市作协、清溪镇文联、凤岗镇文联等单位,也纷纷发来贺信、贺电,表示祝贺。

  东西部协作文艺践行

  莞铜两地,山水相融,人文相亲,历史文化相通。德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梁健在会上介绍了两地文化特点。他认为: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最具特色和活力的地域文化之一的岭南文化,博大精深,具有开放性、兼容性、多元性、直观性、务实性。岭南东莞,史久源长。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原始人群聚居;5000年前,东莞先祖拓开的蚝岗遗址,被誉为“珠江三角洲第一村”;1840年的虎门销烟,成为中国近代史开篇地;1978年,全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在东莞诞生,成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东莞人坚持 “海纳百川、厚德务实”城市精神,积极融入大湾区建设,瞄准国际标准,对标国内一流,全力打响“岭南文化”“莞邑文化”“都市文化”“湾区文化”品牌,打造“品质文化之都”。

  黔东北的铜仁德江,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城市,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是一座千年来的历史积淀,留下了不少璀璨而深厚的民间文化的城市。两地文化具有很强的相似性。这儿的炸龙、水龙与东莞的草龙、五月初五赛龙舟活动,德江哭嫁与东莞客家哭嫁等等,为城市秉赋出旺盛的生命力。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新能力和创造水平。这次,将东莞作家状写东莞本土文化的作品研讨会,放到黔东北来举办,是两地文化交流的尝试,开启了两地文化交流的新篇。他希望两地文艺家心系民族复兴的伟业,坚定文化自信,继续讲好“中国故事”,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艺作品。

  做文化使者 助力两地文化交流

  在东西部协作的大背景下,东莞市作协副主席、东莞市凤岗镇文化服务中心副主任林汉筠,于2021年10月,受组织委派,随清溪组团远赴千里德江,为深入推进莞、铜两地的文艺交流合作铺路搭桥,用传播推动传承,不断深化两地文化的交流融合,用文艺的形式,讲好两地精彩故事,工作具有创新性和建设性。

  陈健指出,林汉筠自到德江以来,甘当文化使者,为当地文艺刮起了一阵“风”。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不断挖掘德江文化,在《东莞日报·清溪》大篇幅、大版面推出德江文艺作品,推介德江文艺人才。他不仅代表了他个人的影响力和辐射力,更代表了东西部协作文化交流融合的生动景象。他不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东西部协作的一种“现象”,为黔东北与岭南文化的传播与交流搭建了桥梁,让传播与传承的因果关系得到了进一步验证。

  用言行传播东莞精神

  作为一个湘地到东莞的作家,林汉筠对东莞爱得深沉,历时五年而创作的地域文化散文三部曲之《岭南读碑记》,聚集本地历史文化,讲述东莞精彩故事,为外界了解东莞提供了新视界、新窗口。德江县文联主席张艳想认为,在东莞生活三十余年的林汉筠,自赴德江挂职以来,时刻践行东莞“海纳百川,厚德务实”精神,用自身的实际行动彰显了东莞文化魅力,潜移默化影响着当地文艺工作者,在更高平台“争机遇、闯新路”。

  用碑文解读岭南,回击东莞“文化沙漠”谬论

  《岭南读碑记》是林汉筠近年来创作的又一次创新实践。这部积作者五年心血创作而成的历史文化散文集,于2022年1月面世,依托蕴藏人文历史的岭南石碑,以读碑的形式来诠释东莞、解读岭南文化。

  研讨会上,专家们围绕《岭南读碑记》的创作特色、创作技巧、创作背景和文献价值、现实意义、文化挖掘以及作家林汉筠的责任与担当、传承与保护、折射与呼唤的人格魅力和人文坚守等方面踊跃发言,各抒己见。专家们认为,《岭南读碑记》是作家用脚步丈量岭南的历史厚度与宽度的结果,是一部有筋骨、有温度的历史文化散文,是彰显一位作家对传承地方文化血脉的责任与担当的著作。

  (贵州省德江县文联  供稿)


  从林汉筠《岭南读碑记》探索散文写作的一些可行性

  文/简宜贵

  散文写作一直以来是争论得较为激烈的一个话题。有文学体裁辨别上的,有创作路径上的,也有题材分类上的。但我这么多年以来读到的关于散文的论述中发现很大一部分作家或创作者都认可一个观点:散文,它本身是文学的,它是文学家族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要它不脱离文学性这个大家族,怎么写都可以。我阅读散文作品,最关注的,是它创新书写的可行性。

  《岭南读碑记》这本集子给我的启发我归纳了一下,大致有以下三点:

  一、将“小我”融入“大我”的可行性

  集子中,好多篇章叙写的其实都是大主题。这样的主题最难写。一是题材大得让人常常难以驾驭;二是写这样的题材会冒很多风险;三是将这样的史实以文学的方式来表达确实有难度。稍不注意就会因为要注重史实而忽略了散文写作的文学温润苍凉廓达,不注意还会存在“虚伪”“拍马”之嫌。

  然而林汉筠在叙写这些史实时却能够驾轻就熟。我读了两遍后自以为找到了他打开这扇大门的钥匙:那就是,将“小我”融入到“大我”之中。以个体生命对这些历史事件进行人性观照,人文观照,选择最震撼人心的一些历史画面还原成具体的散文现场,这样写来就让大题材具有了文学性,不仅耐读,而且更容易让人接受,容易让人产生共鸣。

  二、传统文化文学解读的可行性

  集子中叙写的题材除了上述罗列的大主题,其实也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诗意解读,这些传统文化包括了忠、孝、仁、勇、信、善。然而这些传统文化的篇章读来却看不到说教的痕迹。因为他使用的是形象化的文学性的散文语言,而且很多地方也不时闪现出自己的独特见解。特别是一些语言的陌生化处理让人读来感觉很兴奋。

  三、多种体裁表达方式植入的可行性

  散文当有散文性,这是散文区别于其他文学体裁的本质特征。然而它又不是僵化不变的。《岭南读碑记》这部作品,你从它的篇什中能够看到“小说”讲故事的痕迹,能够看到戏剧场景转换的背影,从他的语言表达中能够找到灵光一闪的诗歌光点,还能从其议论的环节看出政论文的蛛丝马迹。

  然而集子的本质还是散文。它有散文聚散自如的特点,有散文有容乃大的胸怀,有散文现场感很强的具象描述,还有自己对心灵情感和事件真相的独到发现。

  (作者系贵州省作协会员、德江县作协副主席)


  碑  魂——林汉筠《岭南读碑记》读后

  文/袁先海

  读完林汉筠的《岭南读碑记》,掩卷沉思,该书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很值得学习和玩味。

  首先,学习作者做人。作者是一个有正义感、敢于发声、有胆识、有担当、有良知的文艺工作者。在一些罔顾事实的发言人,发出不实言词甚至“黑”东莞,污蔑东莞时的言论,他敢于站出来用确凿事实进行有力的批驳,敢于向异端邪说,说不。敢于用《喊魂》篇什和《岭南读碑记》集子有力地回击了“东莞就是一块文化沙漠”的谬论。

  由此看出作者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是一个热爱祖国,热爱家乡,投身建设家乡事业的建设者,追梦人。不是一个信口雌黄,随波逐流,不调查研究而乱说一通的人。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一个方面。

  其次是作者倡导正能量。作者自甘寂寞,不为名利,一门心思研读东莞当地文化石碑。从读碑记文章可看出作者的厚实文艺学识,笃定的见解主张。他是在读碑吗?不是!他用读碑记文章来渡人,化人。他肩负文艺工作者育人责任,挖掘出东莞的《却金碑》来启迪人、感化人、陶冶人。让后辈学有楷模,行有示范。

  碑主人李恺身居广东番禺县令,受命督办东莞进出口船只的关税。东莞是番东之要津,天子的南库,对外贸易之重镇。面临如此之肥缺,要留清白在人间,谈何容易,拒百金于千里之外,这是何等的勇气和胸怀啊。

  《还金亭碑》讲的是明代洪武年间的袁友信建亭施茶于乡人商贾,乐善好施,偶然拾得三百两银子。为等失主,坚持三年在亭中卖茶,最终等来了失主,原包退还。袁友信拾金不昧,名扬于世。洪武三十年、永乐五年两次为皇帝征召,在任清廉功著,乡人为了传颂此精神,于民国十三年重修此亭,树碑命名《还金亭》。

  《孟子·离娄上》中有一句:“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这句话说的是“诚”是宇宙万物存在的基础,也是为人的根本。所以人在世间要有勇气拒绝那些意外飞来的诱惑。什么财物都是自己用勤劳和汗水换来的,才受之无愧。如果没有经过自己的辛劳而获取的,享受起来总觉不踏实。诚实守信,人皆敬之;轻诺寡信,人皆拒之。袁友信为了等三百两银子的失主,苦心经营茶道三年,从未打过这三百两银子的主意。他不是该穷?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把这笔钱据为己有了。然而袁友信三年寸步不离茶亭,生怕失主找不到他,而错过还金机会。苦心人天不负,失主终于来亭,领到失物,感慨万千,立表酬谢。袁友信拒收赠银,守住了诚信和清誉之心。其实上苍是很公平的,如果发了意外横财,不知是什么后果在等着,古语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捡得便宜柴,烧坏夹底锅。不是吗?

  一个国家和一个人如果丧失了诚信,就等于失去了国富民强的基础和根本。所以“还金亭碑”告诉我们要坚守立国、做人底线:诚实守信,方能国安家旺。

  大教育家孔子说:“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从《母亲的可园》一文读出作者是孝子,常年在外打拼,没有忘记“母亲的可园”。工作之余陪母亲游可园,话可园,描可园,梦可园。尊重母亲的所爱,建筑一座孝顺丰碑。我们对父母尽了哪些孝道呢!庄子云:“以敬孝易,以爱孝难”。古话说: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春晖日永,寸草心长,我们岂能忘恩负义呢?

  《岭南读碑记》向我们提供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诸多史料,值得学习和玩味的地方不胜枚举。

  总体来说,本书用北宋至民国近千年历史的具有代表性的二十块各自独立的石碑故事,进行审读,将二十块石碑的灵魂有机地凝结在一起。诠释着古往今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方面应遵循的道德规范。文以载道,让人们去体悟,去追寻,我谓之碑魂。

  (作者系德江县诗联学会副秘书长 本文有删减)


  从碑中读出历史林汉筠《岭南读碑记》读后

  文/杨买伦

  碑不是历史,是地域的文化记忆,是连接过去与现在的路标。通过阅读《岭南读碑记》,从中汲取了很多的知识,也感受到了浓厚的历史底蕴,感受东莞的老故事。并且有着非常多的感悟与收获。

  本书写出了东莞精神中的好品质,好道德都是熏陶渲染着我们的内心。“仁孝碑”是关于忠孝、关于忠节、关于忠贞的故事。千百年来,岭南人坚守和传承这些忠烈文化并将其融入岭南人民的血液中,不仅融入岭南人的血液也融入了我们的血液中。仁孝碑中蔡锡传在敌人的刺刀下仍然坚守“志士仁人,无求人以害人,有杀身以成仁。”静气与定力在腥风血雨中他没有任何的胆怯。最终在儿子亲自审判了日本驻华的最高指挥官,他回乡建亭立碑,告慰先父。巍巍银瓶青山不老,如同蔡锡传不老的故事,在岭南大地上蓬勃着,年轻着。滔滔东江碧水不竭,如同蔡丽金铿锵的声音,在岭南上空里回响着,激励着。

  碧绿的溪水环碑而过,合抱的香樟守在碑旁。碑有拜祭过的痕迹:烛香气味尚在,碑底下还留有冥钱的丝丝余灰。雄踞在两边的石狮及路边的香樟树,被人用红布绕过一圈。飘在风中的红布,与石碑、与绿樟、与肃立的我们构成了一幅别样的图,也构出我的家乡那块“母亲石”。母亲石是儿子学成归来却找不到母亲,为纪念母亲立了碑每年都会在上围绕红绳。是儿子对母亲的思念,是他对母亲的一种仁孝。

  仁者爱人,孝者忠敬。仁孝碑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孝是人类最基本的感情,是一切爱的基础。孝是做人的基本淮则,天地间的自然规律,是人类一切德行修养的基础,是思想教化的源泉。《岭南读碑记》中,丰厚的历史文化和现实精神的血脉关系,使文化成为一个亮点,照亮现实生活。使我也使我们对东莞故事、东莞精神有了更深的了解,各个碑记的背后有着不一样的历史故事,感人的事迹,淋漓尽致的故事使我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如《义学碑:印在石头上的芳香》等等。碑树立在哪里,到碑文好想寄托着过去也串接着未来。东莞的故事被树立的碑文描写和留存着。作者在强大的碑文面前,拿出这本集子时,一股力量又在冲击着,虽然我没有站在强大的碑文面前,但是通过作者对每一块碑的描写我也深受其中。我也感受到了东莞的好品质,好道德。

  (作者系贵州工程职业学院大二学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