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ico
以案释法案例-一则人身权利纠纷案例
中国东莞政府门户网站      2020-05-25 17:12:52  来源: 本站
【字体:

以案释法案例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一则人身权利纠纷案例

案例报送单位:

供稿:高埗镇人民调解委员会 周卫国

审稿:高埗司法分局 庞红宾 

检索主题词:自杀、法医鉴定、法律责任、人道主义补偿

二、案例正文采集


一则因自杀引起的人身权利纠纷案例


案情简介

2020年5月15日上午,高埗镇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迎来了几位穿着朴素的普通百姓欧某等一行五六人,经询问自湖南远道而来。欧某,女性,30出头,自称2020年5月13日晚上,其30岁的亲弟弟自缢于房东祁某经营的位于高埗下江城的出租屋内。经公安法医鉴定,欧某弟弟系自杀身亡。为维护遗属的合法权益,欧某等人特意前来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进行法律咨询,请求告知各方有无法律责任,或者有多大法律责任,各方应如何赔偿等,目的就是如何向房东和用工方讨回公道。

调解员做好登记,对一行人答疑解惑提供相应的法律咨询服务,然后欧某等人回到该出租屋准备与房东交涉。调解员当时一下子意识到,如果双方见面会谈,谈不拢的可能性很大,极有可能导致矛盾激化,甚至引发群体性冲突,于是立马电话通知双方来高埗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协商解决。房东祁某接到电话,当即表示愿意过来协调处理死者善后事宜。

调查与处理

死者遗属、房东祁某、用工方即死者老表欧某三方到齐后,调解员安排众多人来到一楼会议室落座。做好三方身份信息登记后,调解员向在座各位陈述基本案情,并向众人表明,小欧年纪轻轻自寻短见,我们为此感到非常惋惜和痛心。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接下来就是如何协商处理善后事宜。我们都应以死者为大,没必要在这里争吵,实在协商解决不了,还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然后询问大家是否愿意接受调解,三方均表示愿意协商解决。调解员告知各方当事人基本的权利和义务。然后正式主持三方协商调解。

考虑到本案比较特殊,不可能面对面谈论补偿事宜。于是决定对三方分别开展思想工作。因用工方欧某主动配合,调解工作的重点就是如何促使遗属和房东达成一致。

调解员首先与遗属欧某等人进行沟通交流,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辅之以法律常识解释。期间,欧某不停的抽泣,对弟弟的死非常悲痛。调解员安抚好欧某,让其情绪缓和下来。几位遗属异口同声地谴责房东,称死者死亡前夕与房东因为押金退还问题发生过争吵,死者脸上有抓痕,地上也有血迹,估计与房东之间发生过搏斗。一致认为房东对死者应承担责任。  

调解员明确告知众遗属,有公安法医权威鉴定,明确死者系自杀身亡,已经排除他杀。如果你们对鉴定不服,完全可以提起申诉。鉴于死者系自杀,又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故死者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而房东并无法律上的赔偿责任。根据以往类似的调解经验,房东只能是提供人道主义补偿,至于补偿数额多少,没有任何标准,全凭房东自己决定。故欧某等不要对房东的补偿数额抱有过高的期望。众遗属对调解员的分析表示认可。

接下来单独与房东祁某交流。祁某告知,死者在其出租房仅仅住宿了三天,第一天并没有交房租,第二天才补缴,房租费才150元,交了100元押金。当时并没有发生退房退押金的问题,也没有发生任何争执,更没有肢体冲突。祁某在死者自缢之时并不知晓,而遗属先到出租房,更早知道具体死亡情况。祁某闻讯后当即垫付3000元,将死者送往殡仪馆,事情发生后自己在全力配合处理。调解员询问祁某是否愿意承担人道主义补偿,祁某称,死者年纪轻轻就自杀,确实可惜,愿意与一房东一起拿出5000元给予补偿,扣除之前垫付的3000元,可以再拿2000元。

调解员反复告知祁某其中的利害关系。毕竟死者自缢于其租房,三五千块钱,是不是有点少,是否可以考虑适当提高人道主义补偿,以避免双方矛盾激化引起冲突,考虑到死者当时是由一房东的老父亲带到出租屋租房,调解员再与一房东接通电话,希望他能配合解决死者善后事宜。通过说服一房东和二房东,房东方面同意提高补偿数额。

至于老表欧某,因为和遗属都是亲戚关系,自己主动提出补偿50000元,遗属的差旅费也由其承担,调解员建议欧某能否考虑再增加一点补偿,欧某沉思良久,同意适当增加。

当日下午快接近下班之时,三方就补偿数额已经协商达成一致。考虑到第二天就是周末,调解员安排好三方于下周一过来签订调解协议。

2020年5月18日,三方再次来到高埗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签署调解协议,由老表欧某补偿56000元,祁某提供人道主义补偿共计11000元,扣除此前垫付的3000元,当场支付欧某8000元。二人都是用现金支付遗属欧某。三方对调解结果感到非常满意,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本次纠纷最终圆满解决。

法律分析

本案中,死者老表欧某虽然有注册的自营公司,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个体老板,加上死者,总共才三个员工。由于其与遗属是亲戚关系,自己主动配合处理死者善后事宜,而且自愿承担较高额的补偿数额,故调解员并没有与双方谈及法律上的非工死亡标准事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工人与职员因病或非因工负伤死亡时,由劳动保险基金项下付给丧葬补助费,其数额为该企业全部工人与职员平均工资二个月;另由劳动保险基金项下,按其供养直系亲属人数,付给供养直亲属救济费其数额为死者本人工资六个月到十二个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第二十三条, 工人职员因病或非因工负伤死亡时、退职养老后死亡时或非因 工残废完全丧失劳动力退职后死亡时,根据劳动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乙款的规定,除由劳动保险基金项下付给本企业的平均工资2个月作为丧葬补助费外,并按下列规定由劳动保险基金项下一次付给供养直系亲属救济费:其直系亲属1人者,为死者本人工资6个月;2人者。为死者本人工资9个月;3人或3人以上者,为死者本人工资12个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八条规定,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典型意义

本案属于一起因自杀引起的人身权利纠纷案,对用工方而言,是一起非工死亡案例,对房东而言,是一起没有法律责任的人道主义补偿纠纷案例。通过对本案处理过程的复盘与总结,结合本案的索赔和处理结果,我们可以从中获得如下启示:

一是死者方家属一定要保持情绪上的克制,要使用合法合理的方式来主张权利,不要采取过激行为来激化和升级双方的矛盾。本案中的遗属在表达诉求时较为理智,没有采取威胁、闹事等方式施压,这为协商解决问题创造了良好的谈判环境。

二是调解员应熟悉相关法律法规,且有实务处理经验。调解员应灵活处理矛盾各方分歧点,有利于及时化解和解决具体纠纷。

本案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人道主义补偿。人道主义是体现社会文明的一个标尺。但是法律并无明文规定哪一条可以作为对人道主义的赔偿标准。人道主义补偿是指在法律上无赔偿责任与义务,处于同情与关怀,予以一定的经济补偿。

死者方家属可以提出赔偿数额要求,但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必须遵循“赔偿标准依法定,人道补助另行谈”的原则进行谈判。若不遵循此原则,完全不考虑现行法律规定,一味漫天要价,事情就可能久谈不决。在本案处理过程中,死者方家属最初认定房东和用工方有一定责任,导致前期协调不顺。调解员就人道主义补偿问题分别做好用工方、房东和死者家属方的思想工作。最终,在各方的妥协与谅解下,促成了补偿数额的达成,纠纷最终圆满解决。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文章关键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东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东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  网站标识码 : 4419000098
备案号:粤ICP备19114884号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75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东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