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支持IPV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街镇 > 中国东莞清溪镇栏目 > 文旅清溪 > 文化惠民 > 文艺副刊《鹿鸣岗》

岁月无痕

来源: 本网 发布时间: 2022-03-28

  疫情仍在肆虐蔓延,羁绊了行走世界的脚步,却有了自由支配时间的日子,一些兴趣使然的事情大可去做。躲进书房,或手不释卷,或灯下漫笔。这在当下虽然看来有些骄情而又另类,倒也不失为消磨时光的好选择。毕竟,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看电视的温馨情景已经被手机刷屏替代喽。

  我还是走进了我的书房。走南闯北辛辛苦苦构筑起来的书房,是我心心念念用书籍一本一本填充起来的知识殿堂,也是我安顿心境、放飞思绪的静谧之所。是该细心打理一下那些堆放已久的图书资料,处置一些陈旧的资料,让新的图书有个安放的位置。打开书柜门,一梱尘封多年的旧信札滑落下来。我慢慢俯下身来,席地而坐,顺手拿了一封信,饶有兴致地重读起来。

  这是一封10多年前来自学生的求职信,发黄的信纸,熟悉的墨迹,隽秀的字体,真诚地诉说着他想南下打拼的心愿。初次出现在我家门口时,一路奔波、汗流浃背来求职的窘迫和焦虑的神情,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住在我家,四面出击,直到找到工作为止!”打工、升职、跳槽直到自己创业,如今在深圳安家落户,企业准备上市了。随手打开下一封信是20多年前,远在青海,曾在学校共过事的朋友来信,长长的书信诉说着他两次都调不到中学,又难以回青海原单位工作的苦楚。珠江潮涌的诱惑,与省府地位的吸引,使他在两难的抉择中备受煎熬。我坚定支持他奔向收入暂时较低而需要他的省府。他带着改革开放前沿的新理念干出厚积薄发的成绩,如今已成为厅级干部了。接着一封已是30年前的来信,就是我乘着“南方谈话”的东风第一次南下,广州同学的回信。尽管同学告诉我他会到火车站接我,我还是坠坠不安,心情忐忑。拥挤不堪的火车厢,人如潮涌的火车站,穿梭喧嚣的巴士,一股脑儿稀里糊涂把我裏挟到了中山大学同学的家。看着一桌丰盛的饭菜,可去车站举着牌接我的同学还没有回来。后来我落户东莞了,同学又从大高校辞职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如今他已经成为广州律师协会主席……

  一件件,一封封来自亲朋好友的信件,记录着逝去的岁月里每个人心里最真实的倾诉,承载着每个人成长的酸甜苦辣!见证了人生的无奈与挣扎、挫败与成功!也印证了我人生岁月流逝的轨痕!人生的过往透过这些信,一桩桩,一幕幕又呈现在我的脑海,浮现在我的眼前……在通讯手段迅猛变化的今天,这些书信,这些曾被称作“鸿雁”的书信,占满了半个书柜,保留还是丢弃?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一封被手机刷屏的公开信。一位知青爸爸,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在上海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后来供儿子出国留学。爸爸妈妈退休后不久相继去世。定居海外的儿子委托房屋中介买掉了父母留下的房产。当新房东要收拾房子时,发现屋里陈设的很多东西没有搬走。有印证逝者一生奋斗足迹的获奖证书;有记录一生美好瞬间的相册;有一札一札不同时期的私密信件;还有不少显示逝者高雅情趣或许价值不菲的各种古玩字画!这让房子的新主人大为吃惊。这一定是儿子定居国外不便回来收拾父亲珍贵的遗物?这是父母留给后辈的宝贵财富,也是父母人生辉煌的怀念啊!为了表达对逝者的尊重,房子的新主人还是认真地给逝者的儿子写了一封信,陈列了一个清单寄出。越洋电话轻描淡写地告诉他:“房子是你的了。那些东西随你处理吧!”

  “这些东西可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岁月记忆呀?”

  “岁月无痕。你喜欢,就留下吧。”电话被不耐烦地挂断了。他一时间胸口堵得慌,长久地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就将此事公之于众了!

  还有一篇文章:独居老人打算去养老院安度晚年,处理了房产,带些自己喜欢的书籍。将一生收藏的各种紫砂壶、青铜器、字画等自己认为珍贵难舍的宝贝送给儿孙留作纪念,结果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想到于此,我逡巡于书房,思绪翻飞,不由得感慨万端。

  是啊,茫茫宇宙,滚滚红尘,人,作为个体的人,何其渺小!时光永流逝,岁月本无痕。可唯有人的存在,赋予了时光的灿烂,生活的喧嚣。尘世间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都因人的感情浸润而让冷暖交替的春秋岁月有了生命轮回的温度。

  人类由蒙昧到野蛮再到文明的成长史,不就是因为文化的累积,为后人提供了认知过去、活在当下、预判未来的经验和知识,岂能说岁月无痕?

  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生生不息的生命仍在以不同的方式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岁月沧桑的印记!

  今日将成往事,明天如约而至。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蹉跎岁月,岁月无痕!

  (李文武,笔名 闻吾,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清溪文联原主席、清溪作协分会会长。著有《清溪笔记》 《鹿城叙事》等6部著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站长统计